[圆梦书上]骑脚车2800公里觅咖啡香药剂师拟开咖啡馆圆梦

  • 作者:
  • 时间:2020-06-09
[圆梦书上]骑脚车2800公里觅咖啡香药剂师拟开咖啡馆圆梦来自雪兰莪巴生的陈劲豪于1999年高中毕业后,即到台湾大学修读药学系,并在完成学业后留在台湾医院和诊所工作。2007年,他因打羽球而伤了膝盖,过后,他开始接触脚踏车。随着台湾掀起一股骑脚踏车热潮,他遂与朋友一同骑脚踏车环游台湾,且从此爱上骑脚车旅行。4年前,陈劲豪接触了咖啡。“我以前喝咖啡时会心跳加速,且手会发抖,后来就报读咖啡课程以学习这门知识。可能因为遇上好的老师,我开始学会喝健康咖啡,且喝起来也不会再心跳加速,甚至在晚上喝咖啡都不会影响睡眠。”花61天环绕西马半岛他在台湾研习了两三年咖啡知识后,脑海开始闪出要在马来西亚开咖啡馆的想法。“当初的想法也很现实,我在决定不当药剂师后,就想回国发展。过后,我想到用脚踏车来作一些结合,而咖啡馆是比较容易经营的模式,因为现在很多年轻人都喜欢骑脚踏车和喝咖啡。”从那时候起,他就不断想着如何让咖啡馆具有其独特性。之后,他想到以脚踏车环绕西马各地寻觅咖啡香,以了解精品咖啡在大马的发展后,再自立门户。2014年,他在朋友的反对声浪和冷言冷语下,辞去药剂师的工作,并展开追逐咖啡的梦想。同年3月1日,他凭着在台湾8年的骑脚踏车旅行的经验,花了61天环绕西马半岛2800公里。在这段“咖啡朝圣之旅”中,他以西马海岸线作为主要路线图,并以顺时钟方向贯川北马、东海岸与南马等地,然后再返回老家巴生。他说,他原本是预算花45天来完成这趟无碳旅程,但因旅途风景优美,让他流连忘返,所以,他最终花费了约2个月的时间才完成旅程。陈劲豪在完成上述壮举后,再赶赴台湾专研咖啡事业。他原本计划于去年在台湾开设咖啡馆,较后因出了一些状况而无法继续该计划,今年初,他再度投入药剂工作拚生活。“台湾有很多咖啡馆,且分布得很密集,在台北就有一万多家咖啡馆,马来西亚还算是在起步当中,情况就像十年前的台湾,但它却是一个推广咖啡的好地方。所以,我想先到台湾开咖啡馆取经,过后再返回大马发展。现在,我为了生活,还在台北当药剂师,接下来可能就直接在大马开咖啡馆了。”现年36岁的陈劲豪说,在马来西亚想要喝到一些手作咖啡并不容易,他环绕半岛觅得且令他印象深刻的咖啡馆也只有五六家,而令他难忘的这些咖啡馆多位于槟城和南马一带。“槟城有一家由台湾人开的咖啡馆,让我感到特别有亲切感。我在那里喝到台湾的味道。南马也有一家精品咖啡馆,我在那里喝到中美洲巴拿马咖啡豆泡的咖啡。这种咖啡豆在马来西亚不容易找到,能喝到酸质明亮的咖啡,令人回味无穷。”出书记录旅途故事在暂停开办咖啡馆的计划后,陈劲豪遂想出书,一则为了重新找回自己,二则是想藉此感谢那些在旅途中提供住宿和帮忙他的朋友,让他们得以进入他的故事当中。“出书后算是完成我的一个心愿。我把这本书送给我在旅程中感念的人。接下来,我想要继续朝咖啡梦前进,可能一两年后,我的咖啡馆会在马来西亚出现。”此外,他说,他当初决定展开骑脚踏车环岛之旅时,也是为了替开办咖啡馆的梦想铺路,而他当时也是边旅游边拍照,以便日后可以把他沿途所拍的美丽风景照张贴在咖啡馆中,与顾客分享。马来女郎以中文打气61天的骑脚踏车旅程难免会发生令人难忘的人与事,对此,陈劲豪忆起一名马来女郎曾在旅途中以中文对他说:“加油!”的温馨插曲。“那时是我刚出发的第一天,我正要从巴生骑到适耕庄。马来西亚的天气真的很热,对脚踏车骑士很不利,当我半途停下并想放弃时,一名坐在摩多后座的马来女郎在经过我的旁边时紧紧握拳,并以生涩的中文笑着对我说:‘加油!’令我感动不已。”另一个令他难忘的就是他成功挑战马来西亚最高公路──东西大道一事。他披露,那是行程的第26天,他当时是从宜力骑到日里,全程124公里。“我当天骑了十多小时的路程,直到晚上八点多,四周暗得伸手不见五指,而我从来没有这样‘担惊受怕’过。”当他拚命地骑了最后13公里并抵达日里市区时,却找不到任何旅社落脚,结果,他迷迷糊糊间骑到一家添油站,并在一位大卡车司机的帮忙下找到民宿过夜。“那时候,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终于征服东西大道,但这种体验,只要一次就够了。”提到治安,他坦言,他出发前的确很担心治安问题,并因此而在“出发与不出发”之间感到挣扎不已,后来,在一群车友的鼓励下,他终于决定出发了。“过后,我发现大马的治安并没有大家想像中差,且国内还是有很多善良的人。幸运的是,我在旅途中也没有遇到任何不幸事件,而最不幸的也只是车轮爆胎一事。”追求回甘的味道陈劲豪在台北生活了16年,而他喜欢的咖啡也是大多数台湾人喜欢的咖啡口味。“所谓精品咖啡指的是烘焙度不一样的咖啡,所以,在不同地方喝到的精品咖啡的味道大多不一样。在台湾最常喝到的是浅焙咖啡,那也是我喜欢的味道,因为它带出咖啡豆的果酸和花草的香气。”其实,陈劲豪接触咖啡的时间不长。他说,他是因为想到大马人常喝三合一包装咖啡或一般加糖添奶的非纯真咖啡,而为大马人感到可惜,所以,他才会想要推广更多手作黑咖啡,好让大马人可以喝到原味的咖啡。“一般大马咖啡馆为了迎合消费者的口味,通常都会把咖啡豆烘得比较久,使得咖啡略带苦味和焦味。若可以在本地喝到带酸味的咖啡,我会感到有点意外。咖啡味道的分别在于烘焙手法,而这当中有很多学问,不同的处理方式将会带出不同的味道。”此外,他在台湾学习咖啡知识时,也曾接触咖啡的化学结构,并发现咖啡豆的结权与蜂蜜有点相似。“蜂蜜是甜的,咖啡则时苦时酸。因此,我曾在这方面作过研究,真正好喝的咖啡可以喝到牛奶的味道及甜味,而我所追求的咖啡就是那种会令人回甘的口味。”考获欧洲精品咖啡协会认证环岛之旅结束后,陈劲豪在朋友的支持下举办了一场分享会,后来,他还想把这趟旅程的经历化成文字和故事,但却因为忙于钻研咖啡知识而迟迟未下笔。2015年4月,他考获欧洲精品咖啡协会金杯萃取认证,并希望以自己的专业,让咖啡爱好者能喝到一杯健康的精品好咖啡。较后,他也看到不少人先后展开脚踏车旅程,令他感到欣慰不已。事隔一年多后,他的朋友小马激发他的写作动力,并仗义当他的助手,代他与出版社接洽,让他得以通过文字分享骑脚踏车的事迹,而在完成出书的梦想的同时,他也继续努力实践开咖啡馆的目标。/李翠媚 2016.08.16‧2016.08.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