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也 共享经济 了吗?新时代共享模式创新了什幺?

  • 作者:
  • 时间:2020-06-17

共享经济 这个名词这几年突然在新创企业中火红了起来,许多创业者在不同的领域上开闢各式各样的共享经济模式,让大众可以不必购买,只需透过特定模式支付一定的金额后,就可在需要的时候使用他。但这样的模式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而且部分新创共享事业也遭受不小的批评,究竟共享经济是什幺?为什幺在这世代快速窜起?

你也 共享经济 了吗?新时代共享模式创新了什幺?

 

共享经济 到底是什幺?

共享这名词我想大家都非常了解,以最简单的例子来说,就是众人拥有使用物品或是场地…等有形无形服务的权利,近代较为极端的共享即为共产主义,在这思想中,土地、资本与财产都是人民共有并共享,这思想中心非常以人为善,大家乐于奉献一己之力,并乐于共享所得,但可惜私心并无法从人类心中泯除。

在资本主义中,只要你有能力与机会,并且不违反法律的前提,人们大多可以拥有自己想拥有的一切,但共享却也在这思想中出现,这共享究竟是什幺?

当然在资本主义中,还是有着愿意奉献个人物品让众人共享使用的朋友,但部分有生意头脑的人,开始将他多出来的东西以有条件的方式分享给其他人,这条件多半是金钱,也就是大家常见的租赁。

租赁这件事情并不是近代才出现的行为,在中国历史上的西周,就已经出现土地租赁的行为,更不用说是 Kisplay 小时候常常租借漫画、录影带;或是近几年出现的 Airbnb、Uber…。这些所谓共享行为的差异,只是在时代的不同、规模的不同与服务的不同。

 

共享模式怎幺在这时代发光

租赁虽然已经是历史悠久的行为,但却在这时代发光发热,难道只是因为换上共享这两个字后整个潮起来吗?其实可以先从租赁的优点来看。对于承租人来说,租赁的优势在于你可以用相对于购买更为低廉的价格,在你需要用租赁品时使用他,而且不需要承担租赁品的例行维修保养与提供空间所带来的存放成本;以个人出租的角度来说,能在所购买物品的闲置期间,提供给他人使用,并换取一定的收入;以租赁公司的立场来看,透过频繁的出租行为,能够获得比拥有所带来的费用要高的收入,也就是赚钱。但是在人民极为富裕的环境下,租赁这活动发生的机会是相对低的,因为拥有权与对物品的佔有欲对于人来说,吸引力更高。

那在这时代,共享发光的原因是什幺?大环境的经济状况并没有随着人们的慾望提高其实是主因,随着更多新形态的装置与服务出现,生活品质与要求更为提升,所以花费也就更高,但在收入并没有随着物慾高涨而提高时,租赁就成为一个好的选择。另外就是行动网路、智慧型手机与行动支付的盛行,并搭配上新形态的租还模式,让使用者感到出租物好像随时在你身边,想要用就可以快速拿到,想归还产品时随时就可以停止租借。

以在台湾刚起步的共享机车 WeMo 为例,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新形态共享租赁模式,虽然台北的公共交通与公用自行车非常普及,但还是有些地方你必须走很远的路,或是过了公共交通服务时间时,你就无车可用的窘境。WeMo 的服务只要你在手机上的 APP 注册并绑订信用卡后,就可以利用 APP 上所提供的地图,找到停在你附近的 WeMo 机车,归还时也只要停在合法停车格内,就可进行还车。更贴心的是,机车内有安全帽、一次性帽套提供使用,停车时的停车费用不用你负担,你也无须自己帮他充电,骑到快没电时找个地方还车就可以。这种好借好还好付款的服务,就是目前共享的最好範例之一。

另一个共享範例是如 Airbnb 与 Uber 的服务,官方所提供的为共享租赁平台,提供经过官方认证的房间与车辆进行服务。这些房间与车辆大多是私人所拥有,在闲置时提供住宿或载客服务,同样的他们都具有容易租赁与付款的便利性。较一般由大公司大量购入并以租赁获利来说,这种型态的服务更具有提供私人拥有物的分享概念。

 

只要打着 共享经济 就有免死金牌吗?

虽说共享经济正在浪头上,并以多样的方式绽放,但惹出的争议其实并不小,大多的问题都是出在与部分民众利益相冲突,或是在法规上有所违反,造成人民的反感或是政府的禁止。许多共享平台都是跨国企业,当服务在每个国家开始时,其服务内容立意虽然良好,但若不先做足落地前的沟通、了解与準备,都很可能踩到的地雷。以近期惹上争议的 oBike,就踩上了与消费者利益相冲突的大地雷,虽说 oBike 的模式与 WeMo 非常类似,但最大问题是 oBike 佔用了大量的机车停车格,并且因为单车不会被收取停车费,引发非常多民众的不满。当然台湾很少有单车收费停车格,而且法规上对于共享单车也尚未有明确规範,所以惹上争议并不意外。

 

后记

无论是共享或是租赁,在立意上绝大部分都是非常良好,除了让人们可以更轻鬆无负担的使用出租品外,共享还能达到降低资源浪费。不过新创企业并不能打着创新的名号,就无限上纲的挑战地方法律或人民感受,一旦违背了最基本应该遵守的分际后,再好的理想与目的,都只是毒药。另外,政府也应该加速相关法规的制定,不要只顾着在立院打架,让立意良好的新模式坠毁在你们的争利与怠惰中。

 

本文同步发表于 Stuff Taiwan史塔夫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