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谁效忠?你为谁沉没?《护国丸》

  • 作者:
  • 时间:2020-06-17

1944年11月7日特设巡洋舰护国丸,舰长水野孝吉,载着300名台籍海军特别志愿兵从基隆港出发前往日本。同年11月10日凌晨,航行至九州外海古志岐岛灯塔海域附近,遭美军潜舰(Barb,编号USS-220)鱼雷击沉。

护国丸事件,是台湾海军特别志愿兵于太平洋战争中牺牲人数最为惨重的一次。

你为谁效忠?你为谁沉没?《护国丸》

黄为政的证言

黄为政,一九二五年生,桃园杨梅埔心出身。
台湾海军特别志愿兵第一期,横须贺海军对潜学校练习生。

  我们三百人由高雄乘夜车到基隆乘船。在等船期间有人违反规定,擅自跑到基隆街上逛街,结果被军方查到了,便要我们全体总集合,在人来人往的基隆火车站广场前「表演」罚站。

  十一月七日早上七点钟,护国丸从基隆港出发,舰长向大家训话的时候还担保说:「本船是(特设)巡洋舰,大家可以安心搭乘!」我戆戆(傻、笨)的,还真的相信我们搭乘的船很可靠。没想到一上船却看到甲板破了好大一个洞,向破洞处望去还可以看见底下波涛汹涌的海水,我不禁怀疑:「这艘船难道不会沉吗?不可能吧?」

  我记得在船上还巧遇舅舅的儿子,也就是我的表弟吴有枝。在此之前,我并不晓得他去当海军的事,他是第二期海军志愿兵,当时同样搭上护国丸要到日本。由于我们被分配在不同船舱,和他相见后,我便吩咐他将行李整理好,马上搬过来我这边。不过只住一个晚上,船难发生后再也没看过他,最后是被救到了靖国神社。

  在十日的时候,轮到我担任见张员(即守望员),轮值的时间被安排在凌晨三点到四点钟。船的左、右舷各有一个人站哨,一人进行对潜(即监看是否有潜水艇出没),我则在前甲板右舷处负责对空警戒。海面上很平静,四周非常安静,谁也没想到半个钟头过后,船就不保了。说来惭愧,我是预备要到对潜学校学习的学员,不但改变不了命运,却先领受到被潜水艇袭击的经验。

你为谁效忠?你为谁沉没?《护国丸》

你为谁效忠?你为谁沉没?《护国丸》

  在三点三十九分时,我们的船被接连而来的两枚鱼雷击中,「砰!砰!」两声,船立刻停止前进并随即倾斜,在十分钟之内就沉没了,沉得如此快速,应该是属于「轰沉」的状况。许多人能够在船难中生存下来,要感谢一名甲板长(少尉军阶),他眼见情况紧急,立刻要大家赶紧上甲板,要不是他当机立断,可能连一个人都无法存活。我则因为担任见张员的关係,救了自己一命,若是待在船舱里面,也许早就已经没命。

  船刚被鱼雷击中时,在我对面(左舷)站哨的叶山不晓得从哪里拿了两支船桨,并给我其中一支, 交代我说:「 等一下从船上离开一定会用上,你不要丢掉喔!」那时我才十九岁,从来没有经历过沉船,加上当时情况混乱,船桨还是被我不小心弄丢了。虽然船桨没有派上用场, 我还是很感谢叶山这幺为我着想。叶山是我们海一(台湾海军特别志愿兵第一期)的同学,在训练所受训时属于第二分队。但他最终还是不幸地在船难中死了……

  护国丸在三点四十五分时沉没,我也随着落海。

  我不太会游泳,所以沉到海里时手脚并用,努力让身体往上浮动,当快要浮出海面时,我双手向上一摸,很幸运地摸到了一根杉木,然后就抱着它求生。随即在视线不明的暗黑海面上,看见有站立的人影晃动, 我遂大喊:「欧伊—你们那里有几个人啊?」对方回答他们有六个人。我继续朝着他们喊道:「我们这边有四、五个人,能不能过去?」他们也大声地回应我:「好,快来!快来!」我们便朝着他们的方向游过去,再一一爬上他们站立的杉板。天亮后,能望见远方九州的陆地,于是我暗自在心里庆幸:这下有救了。在这时才发现,杉板上一共站了十一个人,我们有五个人,他们六个人,而且对方通通是老头子,是战时被临时召集的船员。

  我们被驱潜艇救起,已经是好几个钟头后的事。而当时正值冬季,天气很冷,体力流失得很快,而且身上沾满黑油,许多人被拉上船的过程中,双手又湿又滑拉不住绳索,一下子就掉进海里,一旦落海又得自己绑上绳索,有的人因为体力耗尽,就这样「结束」(失去性命)。所幸我的体力相当好,还是自己拉着绳索爬上船。

  我们被救上船后,全身上下黑麻麻的,于是船员便将一些人身上的衣裤割开,丢弃在一旁。由于天气很冷,大家的衣物不全,有的人只有上半身穿着衣服、有人则仅有下半身的裤子,只好捡拾被割弃下来的破碎衣裤,拧乾后丢入木炭堆中烧火取暖。在船难发生时,我正好担任见张员的关係,身上已经穿好军服,可以说是船上唯一衣服成套的人,只是全身湿透而已。因为厨房比较暖和的缘故,我一上船就到厨房门口待着,并以手臂掩面的姿势靠着墙休息。那时船员正在厨房里煮牛奶,準备给我们这群被救上船的人喝。

你为谁效忠?你为谁沉没?《护国丸》

  我们被救往佐世保是在傍晚五点半左右,正好是下班时间,身边有许多穿着整齐制服的女孩子来来往往。随后,马上有卡车把我们送到佐世保第一海兵团。海兵团里面灯火通明, 没有实施灯火管制,佐世保在当时似乎还没有空袭的样子。反观在台湾则四处遭受空袭轰炸,我在台中航空队担任机枪手期间,天天发布空袭警报,所以当我看到这里一片和平景象时,心里就觉得安心许多。

  不久之后,军方立刻将大家集合起来,带往医院检查,对于照护军人方面,日本人真的是很用心。经历这场船难,我们原本要到对潜学校的二十五人,最后只剩下六个人。这是我的生命经验,实在不是一件好事。

(本文为《护国丸:被遗忘的二战台籍海军史》部分书摘)

书籍资讯

书名:《护国丸:被遗忘的二战台籍海军史》

作者: 陈柏棕

出版:月熊

[TAAZE] [博客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