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财务双重压力之下,硅谷科技公司们的创新哪去了?

  • 作者:
  • 时间:2020-07-26
监管、财务双重压力之下,硅谷科技公司们的创新哪去了?

关于硅谷科技公司的坏消息越来越多了。

先是苹果,这家全球最受瞩目的科技巨头,在高薪挖来宾士、福特、特斯拉等知名企业的高管,组建上千人的研发团队,投入高昂的资金、人力研发造车之后,该公司不久前宣布停止代号为「泰坦」的造车计划,而服务该专案的员工多数已经离职或转为其他专案。

「泰坦」是苹果最受关注的新产品计划之一,该计划的搁浅,让苹果五年来在产品方面的作为看起来乏善可陈。在 CEO 库克被扣上「下一个鲍尔默」的帽子之际,苹果却发表了一系列以功能键作为主要「创新」的新 MacBook Pro 产品。

再来看 Google,以搜寻引擎起家的网路广告公司一直以来强烈希望树立一种「前卫创新、大胆突破」的形象,并发表了一系列曾经令人瞠目结舌的产品和计划。比如 Google Glass,比如气球计划,比如从 Google X 走出的无人驾驶汽车…… 等等等等。

随着 Google 的发展越发庞大,为了「更好地支持创新」,在创办人赖利 · 佩吉的主导下对公司进行了重组,希望可以给公司内的创新製造更多的发展空间。但事情的发展并不如人愿,Google Glass 夭折,气球计划遥遥无期,无人驾驶汽车接连出现事故……

从 Google 最新发表的财报来看,新一季度 Google 主网站的广告收入佔据总体收入的 81.17%,广告收入更是佔 Alphabet 母公司整体收入的 89%。也就是说,Google 的公司主营业务基本也是母公司所有利润的来源。Google 绕了这幺大的圈子,至今没有跳出「广告」两个字。各种所谓创新的专案,对公司的营收贡献,几乎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Google 开始裁掉一些价值不大的专案,Google Fiber 就是最近宣布被「喊停」的专案。上周中,Google Fiber CEO 宣布辞职,所有在进行中的建设工程暂停,并宣布对专案进行裁员。

说到裁员,近期硅谷科技媒体最关注的裁员消息来自 Twitter。在各种「被收购」的八卦消息尘埃落定之后,无人问津的 Twitter 只能宣布裁去 9% 的员工,尤其是缩减了亚太区的员工规模。有报导说,Twitter 首位中华区总经理陈葵女士,目前已成为 Twitter 在香港仅剩的少数几位员工之一。

再来看看硅谷创业公司「独角兽」们,当红炸子鸡 Uber 最近遭到「当头棒喝」,英国法院裁定 Uber 司机为正式员工。这项判决的意义十分重大,因为对司机身份的界定,直接影响到 Uber 所谓「分享经济」的商业模式。从许多层面来说,如果没有「分享经济」这个概念所支撑的故事,Uber 和一家普通的租车公司几乎没有实质区别,数百亿美元的估值可是说没就没,终归那都是「纸上的钱」。

再来看另一只「独角兽」Airbnb,同样主打「分享经济」概念的短租服务,在美国东西海岸的两个主要城市纽约和旧金山,都在面临监管的直接打压。以纽约为例,该州参议院已于今年 6 月份通过一份法案,规定房屋出租 30 天以下将被视为非法。该法案一经签署,Airbnb 将面临失去房主的困境,其在纽约的服务也难以继续。在旧金山,AirBnb 和市政府的官司已经打了几个月,前景仍旧不乐观。

不仅是「分享经济」,无人驾驶汽车领域的科技创业公司也不开心。被捧做是「顶尖骇客」的「geohot」George Hotz 就在本月初还参加了中国科技媒体 PingWest 在旧金山的活动,一个月还没过去,他创办的 comma.ai 推出的无人驾驶产品就被美国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叫停。今年四月,Comma.ai 才获得了来自风投机构 A16Z 规模 310 万美元的融资。

该政府部门告知 Hotz,「我们担心这款产品会使用户和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受到威胁」,并「建议延迟销售 Comma One,或推迟 Comma One 在上路的时间,直至 Comma.ai 可以确保该产品的安全性。」换句话说,美国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委婉地告诉了这位创业者:你这东西,不安全。Tesla 之前已经撞死过人了,你可别再来一次。

大家猜猜这位号称是「顶尖骇客」的创业者,在遭遇到对自己技术的质疑时,是什幺反应?

他直接把无人驾驶这个专案关了。

监管、财务双重压力之下,硅谷科技公司们的创新哪去了?